Adela

还家

 应景写的文章,求指点批改

 

     感谢文字,让我这个九零后能够去弥补出生前错过的关于这片土地的点滴历史片段——

    “开荡的艰辛非亲身经历是难以想象的。他们吃的是麦粥、咸菜,睡的是芦柴铺的地铺,最伤脑筋的是四面环水却没有可饮之水……那些年轻力壮的单身汉们像蛮牛一样有使不完的劲,100多公斤的泥担子一天挑到晚都不叫累。几个月下来,一条条笔直的丰产沟开出来了,贯通丰产沟的匡河开出来了,一方方平整的土地开出来了。”(李德龙《小沙芦苇 《永戏村沧桑》》)

很难再找到一张半张的照片,我想这就是这片土地那个时代的特色,人们忙于开垦,忙于改善生活环境及条件,相机显得奢侈。没有照片,但感谢回忆。每一代海永人都保存着属于自己对这片土地独有的记忆,她同样如一轴轴黑白交卷般弥足珍贵,口口相传,绵延不绝。

文字,回忆,甚至照片甚至更多,去追溯海永的历史都显得杯水车薪,都显得不完整,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或许正是这种残缺美让这片土地愈发透露着朦胧美神秘感,也愈发激励着当代海永人去找寻其历史去创造新海永。

放慢脚步去看如今这片土地,树荫林立,花香四溢,民居错落有致……这一湾鸽龙港昼夜不息,养育着一代代海永人民;河岸边垂柳摇曳,如河边浣洗纱布的女子;座座大桥横跨河水见证着这里的变迁……太喜欢这种临河生活,水有着一股灵气,自然在此生活的人儿也是灵气动人的。

只不过几十年的光景,海永的变化是巨大的。离家多年的游子已难以辨认其面貌,只能立于桥头顺着故人手指指向而眺望而回想;十岁出头的学童已找不到祖辈父辈口中的海永风貌,只能通过自己无穷的想象勾画图景……我,虽未亲身感受到开垦时期的艰苦,却真心感激自己亲眼所见的这些可喜的变化。

行笔至此,欲言又止。

这些小小的文字,又如何表达我对这片土地的爱意。在此土生土长二十余载,这方水土养育我成人。

想起小时候描写自己的家乡的幼稚文字“我美丽的家乡坐落在中国第三大岛崇明岛的北部,靠着长江,物产丰富……”我用我当时所学去描绘这片土地去表达自己的自豪之情;后来去长江对岸的市区去上高中,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离开这里,我却多次在梦里回到这片土地。当时都要乘坐按潮水摆渡的轮船,印象最深的一次,父母站立江头目送我离开,我站在船头,望着江水滚滚,芦苇依依,双亲的身影开始模糊,海永的一切开始模糊,只有浅浅的轮廓,我的眼眸充满着泪水,;后来,在大城市求学两年,愈发想念这里的一切,恬静自然,而今每每与他人讲起自己的故乡,便一下子健谈起来。

时光慢慢走着,感受着这片土地的变化,但我们都深知不变的是多年以来对这里的牵挂对这里的故土情……

近日,读海子的诗集,借用一句献于我的故乡:

我要还家,我要转回故乡。

我要在故乡的天空下,沉默寡言或大声谈吐。

后来,还是去做了暑期工。今天第18天。或许是连续工作12天,很累很想家很想哭。
坐在公交站台等公交,看人来人往,看霓虹闪烁,看形形色色的人,看云淡风轻…
以为30天很快,没想到一天天如此煎熬。
与父亲的赌气,却发现只是自讨苦吃。
每天不得不微笑,不得不报喜,也只有深夜属于自己。
现在,只想快点结束这30天。去回到每天都有大把时间读书的日子。很想读书写字。
很想每天看到父母的面庞。
我于微信上写道:现在开始打心底感谢自己高中三年感谢现在的大学生活。有更大的空间有更多的东西去探索认知;有更多清净之地让自己去反思修缮;有机会去认识到自己无知的过去且去改变…
我不喜欢曾经的自己。那时候的人格中有现在的我所鄙视的东西。多多少少算个有宗教信仰的人,无害人之心却因不愿得罪谁出现原则模糊的问题且图口舌之快而遭人诽谤。但绝不委屈绝不抱怨,我有过错,但就算到现在我也很难释怀自己而很讨厌自己。
但还好有时间去冲淡有人懂我……高中直至现在,我都心存感激有太多人在我身边。
我每天徒经的地方有这么句话:见善则迁,有过则改。必定谨记于心。
感谢有这么个地方,让我袒露心扉的去诉说去反思,而无需害怕什么。
耳边是还有推荐的《岁月神偷》。
我早已泪流满面。

感觉很久没在Lofter上写东西了。最近其实发生蛮多的。不顾父亲的反对,跑去表姐家说要在上海找暑假兼职同时学跳舞。父亲气冲冲的挂我电话,责怪母亲没有教育好我…
父亲一直是我和母亲争执的原因,母亲一直是我和父亲争吵的受害者…太复杂了,一家人难道真的是三条心吗?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所以我从来没不指望谁能理解或帮忙。
后来母亲给表姐打电话说给我打电话打不通,右眼一直跳,怕我出事。那天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手机正好没电。
整整4天,情绪严重。几乎是一想到与家里的关系就哭。而且哭的稀里哗啦不顾形象。
后来跑去剪了短发,后来打算直接去机场去长白山散心。后来还是回了家。
没有对错。没有谁退步。我心疼母亲不想她担心我也不想她夹在我和父亲之间。我后悔之前对她说过很难听的话。
回家的第一天,一个人大晚上在外面漫无目的的走,然后开始哭,控制不了的哭,想为什么会是现在的样子。曾经让父亲母亲骄傲自豪的我哪儿去了。我想是不是这就是命。
后来我没眼泪了。回了家。
开始跑步,开始听西语听力,开始读西语,开始看散文,累了就睡饿了就吃东西,可以睡一整天,也可以大晚上做听力。
双休父亲回来,家里气氛一般般。吃饭就吃饭,各自做各自的事,没有多余的话。
好像之前哭多了哭累了,现在的我异常平静。

我站在那里,看着玻璃外的世界。回过头,看着这三个男人。最年长的那个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在询问去常州的班车,我不知。静静的听着看着。农民工的装束,好大的行李袋装着被子,几个油漆桶放着衣架等杂物。还好,路人好心的说这儿没有去常州的班车,可以先去苏州再去常州或者先到上海再去常州。我是开心,感谢我眼里的世界并没有像别人说的那么势利那么不堪。后来两个年长的人去附近的长途汽车站去看时间,一个较小的坐在那里负责看东西。后来,不知怎么的和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答了话。我成了看客。“我要回常州看病,脑袋还是疼,之前开过刀了,从二楼摔下来的”“是有刀疤,工地干活摔的“”不是,那时候和别人打架,不小心摔的“”太不小心了“阿姨皱着眉头,是那种同情可惜的表情。我看看那位年轻人,那一次或许摔重了,头上长长的刀痕,呆滞的表情,如今还遭受着后遗症的痛苦。我想起他的父亲,半白的头发,人还算精神。或许这个家还需要他坚持。

我是什么感受,我不知道。没有回家的喜悦,只剩下一个半小时车程后的疲倦。

市里班车回家的路上,一段段被割断的树干,车上有人说,要把杨树砍掉种水杉。扎根于此的树木就这样的被挖了,像一具具凄凉的尸体。

生命不易,愿这世间的万物被温柔相待。幸福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愿我们都能幸福。

很早之前就看的一个活动,迟迟不敢写下自己的下半年目标。在六月的最后一天,看到一个博主说一首吉他弹唱,多可爱的一个目标,所以呢我也要把目标写下来。
暑假学一门舞蹈
找份兼职然后想买把吉他最好也能存一小部分去西藏的💰
瘦10斤
留中分
养好皮肤
英语六级
准备DeleB2
美剧西语句走起练听力练口语
把《红楼梦》再看一遍
有事没事翻翻杂书练练字
……
要做的永远那么多
列个单子也好。



马上通知我爸爸,然后我和他一起回家和妈妈团聚。
我现在倒是很想做这事,只是明天竟然是马哲考试。啊啊啊啊啊啊!

很多时候
人们以为的快乐
一觉醒来之后
便烟消云散
有的只是欢愉后的孤独
这时候
想到的是回家路
可是
却显得无用。

内心从容淡定,世界就是自己的

天公作美让我如愿去参加了同学师兄的毕业晚会。

前四五个小时发生的事儿,历历在目。

向来多话的我,除了说句感动却不能再去表达什么。

上大学以来,最喜欢的莫过于夜晚的校园。

今晚,雾气笼罩,树影婆娑,前方的路好像没有边际。就算是黑夜,也一定会有一盏路灯为在黑夜中行走的人照明。这灯,或实或虚。

虽不是校友,也不算朋友,但祝福还是要有的。“前程似锦!”送给毕业的你们,也送给以后毕业的我们。

晚安,我的校园。
晚安,我热爱的所有。